About tang

該作者尚未填入任何詳細資訊
So far tang has created 12 blog entries.

擁有一顆為父的心,敞開、等待、擁抱——每個神的孩子回家! ——周巽光牧師談「為父的心」

〔文/陳思、攝影/唐煒婷〕 許多成年人對這世代的年輕人,時有誤解或失望,但知名青年事工牧者——周巽光牧師說: 「我深深了解他們,這個世代的年輕人,雖有著不同壓力,但在媒體和同儕觀點的影響下,他們仍竭力保持著獨立思考的能力, 他們不是孩子,他們早熟,在網路發達的時代,擁有許多資訊,對自己熱衷的事,充滿想法與熱情。」 周牧師說,作為牧者,或者說教會該扮演的角色,我們要有一顆為父的心, 敞開、等待、擁抱——每個神的孩子回家!   1 對於青年事工,周牧師希望自己不僅是領袖,更是父親。 以為父的心,發現神放在每一位年輕人生命中的寶藏, 引導、幫助他們實踐夢想:為他們提供資源:陪伴他們走與神同行的旅程; 並成全他們完成神放在他們生命裡的命定! 2 他說,現在許多年輕人來自破碎失能的家庭,與父母充滿代溝和疏離。 這是一個無父的世代,教會要擁抱為父的心! 像聖經中等待浪子的父親,那是天父的形像。 無論他的孩子什麼樣?做了多少錯事?父親等待著他的孩子回家! 周牧師特別提醒,我們很多人更像大兒子,非常多的律法和指責, 這會阻止年輕人回家! 外面還有很多很多孩子,他們還回不了神的家;教會要能代表天父,成全每一個天父的孩子! 像耶穌一樣,把他們帶到天父面前;用神的愛,彌補他們心中的缺憾,讓他們在教會找到歸屬感! 他說,小兒子做了許多錯事,但是,當父親用無條件的愛接納他,他更懂得愛的真諦、恩典的可貴。這樣的孩子回到神的家中,往往能成為同工,可以懷抱更多像他們一樣的青年人,成全他們的下一代。   3 周牧師說,人到中年,像我們這年齡的傳道人,我們的父輩還在服事,而年輕人已經就位。 處於一個中間世代,我們既知道老一輩的想法,也知道年輕世代的思想和所熟悉的事情。 教會是一個家,我們可能是三代同堂甚至四代同堂,老一輩有挑剔年輕一代的地方,年輕一代也有不理解長輩的地方。年代的差距,讓鴻溝產生,想法差異,價值觀不同。 作為承上啟下的一代傳道人,我們所做的工作,是在上下世代中建立橋樑,作連結、和好的工作。 讓為父的心,轉向兒女;兒女的心,轉向父親。 重點仍然是幫助年輕人更多學習和理解長輩們的優點,成全他們,做好傳承!   4 巽光牧師特別藉烈火鼓勵所有會眾: 火是從聖靈來的。求聖靈再一次點燃我們心中的火!尤其在這樣世代,你可能會面對一些新的挑戰,面對一些新的困難,可能要面對很多的動盪和改變, 但只要不失去神放在我們心中的熱情,跟著聖靈,你一定能完成很多又大又新的美事! [...]

張茂松牧師:打造一個健康的教會、卓越的人!

每一個偉大牧者都有自己獨特的時代信息, 張茂松牧師的信息是「健康的教會」, 這個信息,不但是新店行道會走過的路徑,塑造了新店行道會的會眾;也可以成為許多教會和基督徒的啟示與祝福!   〔文/陳思、攝影/鷹眼團隊〕 因為不健康,所以一定要在教會推行「健康」! 2000年,新店行道會大約700人,真理不虞匱乏,但教會仍充斥著八卦、受傷、攻擊別人的靈。讓張牧師在解決不完的紛爭、瑣事中乏力。 他發現,建造會友健康的生命態度勢在必行。 他開始自我形象的系列講道,援引「聖經‧創世記」中「上帝說,我要按著我的形象造人」;新約中「耶穌講,我們重新恢復神兒子的形象」兩處經文。仔細揣摩研究這兩段話:上帝的樣子,要傳達的是一個什麼樣的Image? 聖經常用獅子比喻上帝,但有一天,聖靈提醒他,獅子不是上帝的形象,上帝的形象是祂裡面的屬性,是這個形象所傳達的「品格、智慧、胸懷、眼光、能力與創意……」而神兒子的身分又代表什麼呢? 神的兒子就像神!擁有神一切的權柄,有神的形象─品味與尊榮,能力與智慧……以前,神的形象多被解釋為聖潔、善良、誠實……強調的是道德屬性! 但張牧師認為,不只這些,神的形象光耀而豐富,包含著人能想像的所有美好。所以他跨越道德屬性,把智慧、才能、胸襟、視野、眼光等等全包含進來。 他用聖經經典加老鷹的故事激發會眾的想像: 那種高飛山巔的雄心與視野;寧願受苦、也要換上全新羽毛和利爪的生命更新;不在現狀中沉淪安逸的壯志和品格…… 飛鷹,是他在新店行道會推行的第一個形象文化。完成他打造教會文化的第一步……   從陰柔的教會神學與文化中破繭而出 幾乎同時,他在教會推動男士事工。因教會男女比例失衡,男生太少。 他發現,教會陰柔順從的文化,多過陽剛積極的文化——溫柔、認罪、謙卑、悔改、破碎、受苦⋯⋯這些讓女性喜愛和受益。 而男士談的,往往是社會、金融、政治、事業、職場突破、領導力、以至運動。但因怕被說成愛世界或介入政黨政治,鮮少在教會提起。 他開始熱切推動男性事工。 召集弟兄們爬山、騎腳踏車,做信心激勵;分享老樹傷疤蘊含的堅強;在倒下的獨木中,分享屬靈同伴的重要性! 希望會眾中要有陽光的特質—— 用積極正面的態度看問題;不攻擊傷害他人、而是豁達大度、讚美幫助別人;面對困難要保持一份樂觀與盼望。 他講道的主題和特質也摒棄受苦的神學,宣講大有能力、得勝的耶穌。 積極、正面、樂觀、信心、應許的信息,鼓舞著會眾; 激情豪邁、大有信心的詩歌《祢是我生命的亮光》《沙漠中的駱駝》《信心英雄》⋯⋯成為新店行道會的招牌詩歌,反覆傳唱。 他打出文化標誌─「口甜、臉甜、心甜」、「陽光、飛鷹、使徒」,讓外在生命表現和內在生命特質兼具。 教會氣氛,也越來越向著積極、樂觀、健康、得勝……轉變!   基督徒要成為使徒——成為改變世界的領袖 聖靈的帶領中,張牧師健康教會的理念更加完善。 2008年,他攜同知名基督徒和牧者,成立「領導力發展協會」,推動華人教會界的領導力運動。 此運動走出基督教和基督徒影響世界的關鍵一步─—為培養基督徒領袖,積極作為! 張牧師的講道也從「陽光」、「飛鷹」、「精品人生」向成為「領袖」轉化,而一次在韓國,他看見大地教會牆上寫著ACTS29─使徒行傳29章,深覺裡面有個提醒:我們要續寫使徒行傳29章,將未完的「使徒行傳」接續下去。讓每位基督徒成為世代的使徒! [...]

周神助牧師淚訴「合一的旅程」! 合一,不只帶來力量、權柄,更是神的安息之所!

周神助牧師講「合一的信息」;張茂松牧師講「健康的教會」 每一個偉大牧者,都有自己獨特的時代信息! 那是上帝給他們的帶領,並透過他們,帶給我們奇異的啟示與力量—— 周牧師在烈火特會,宣講「與神對齊,與神合一」, 但何謂合一?在合一中,上帝有著怎樣我們從未想過的心意? 上帝又是如何啟示、帶領周牧師,經歷越來越深、越來越廣的合一之旅?   〔文/陳思、攝影/Ted、張秦中、劉聰輝〕 合一的挑戰 20多年前,台北靈糧堂的一場聚會,一位外教會牧者突然不滿地對周神助牧師說:「你們是大教會,但你們有和小教會合一嗎?你們想過、關懷過小教會嗎?」 他的氣憤讓周牧師驚訝又疑惑! 那個時候,各教會只要獨善其身,至於關顧其他教會,不但不便,更從未想過! 但周牧師在這位牧者的挑戰和提醒下,希望與他一起來一趟探訪小教會之旅,他們從台北文山區開始,一區區、一間間地探訪關懷小教會! 周牧師說:「後來才發現,這就是我走上合一旅程的開始——」   鄺建雄牧師的預言: 非常奇妙的,沒多久,一次聚會,講員鄺建雄牧師在為周牧師禱告時,突然說:「你是合一的使徒」!看見現場有國旗,他們便將國旗披在他身上。所有講員和牧者為這位「使徒」按手、禱告! 周牧師說:雖然當時有些懵懂,他想自己是牧者,從沒想過要當使徒,更不了解合一的使徒是什麼? 但這次禱告,卻讓他不斷將「合一」放在心裡,甚至在讀經中,合一的字眼和經文,會踴躍跳入眼簾!   戴美恩牧師:「不為講道,我為連結而來。」曾國生翻譯中受感痛哭 而讓他真正明瞭合一深意的,則是上帝透過戴美恩牧師傳達給他的話! 2000年夏天,納莉颱風即將來襲,本因颱風不想去以色列開會的周神助牧師,卻因風未來,按計畫飛行。卻在到達以色列後,因颱風滯留! 這讓他多了與特會講員戴美恩牧師相處的時間! 戴牧師以色列行前就得啟示:「不為講道、是為連結而來!」但連結什麼?他自己也並不知道! 不久,戴牧師被邀請至台灣,再次宣講合一的主題! 周牧師說,那次特會頗為奇妙。 當翻譯曾國生弟兄在譯到使徒行傳 7:49:「主說:『天是我的座位,地是我的腳凳,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?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?』」 他非常震撼,當場痛哭到無法說下去。藉著戴牧師之口,眾人才了解,合一,這個感動的信息: 合一,不只是神的心意;它會帶來力量,權柄;合一,是神的安息之所──上帝會在我們彼此相愛的心中安息!   合一的旅程開始了──合一的廣度! 從那時開始,周牧師真的成為「合一的使者」。 他包了遊覽車南下,一個個城市、一間間教會去探訪、關懷! [...]

CEO主任牧師吳永成:「信仰生活化」,新的「火把」向前行──

〔文/陳思、攝影/火把行道會 提供〕 火把行道會主任牧師吳永成牧師,不是「從神學院走進禾場」的牧者; 他是職場菁英,曾任多家上市公司的高階主管、威盛電子副總9年, 在事業鼎盛之時,卻選擇放下世俗浮華,堅定回應神的呼召,走上全職服事之路!   神給我的選擇題─你的信仰值多少錢? 吳牧師對信仰,有一種真純和忠誠! 早在職場時,他曾是一家外商企業的VP,但面對上帝給他的一個選擇題,他寧願放棄2個月後就能拿到的七位數年終獎金,也要選擇持守信仰,堅決作正直的事! 在他心裡,沒有什麼比上帝更有價值!   「信仰生活化」──從「理念」到「異象」 2012年1月,因曾在韓國禱告山領受呼召,他辭去威盛副總的職務,成為火把教會傳道人! 因為是從企業管理走向教會管理, 讓他對信仰和教會,有著不一樣的視野和觀察! 他認為上帝給神兒女的呼召,不只是在職場、在工作,而是在例行的歲月中,在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是無論我們做什麼,都要為神而做! 他說:「做光做鹽,不是在教會,而是在家庭和職場,在你所行的一切事上!」 「活出榮神益人的信仰生活,才能使外面的人,看到基督徒的生命和榜樣,走進教會,使教會增長!」 「神的兒女一定要活出和我們呼召相稱的生活!」 早在做火把執行牧師時,神已把「信仰生活化」的理念,放在他心中! 成為主任牧師後,他堅持以此為異象,希望帶領火把,從生活最細微處起步,從自我轉變開始,踏踏實實、成為堅強且靈命成熟的基督徒! 「若不在生活中實踐信仰,所有夢想,將流於空談和口號!」   火把的四個策略和方向 就任主任牧師後,「火把教會為何存在?它能帶給生命什麼改變?」是他一直思考的問題。 上帝及時賜下話語與感動: 一次禱告中,神讓他看見未來牧會的四個策略與方向── 找到人生的意義 找到良師益友  找到終身志業 愛的尋求 「人生意義」讓人知道活著的目標與方向; 「良師益友」每個人的生命都需要被督責、被守護和幫助; 「終身志業」無論做什麼,都不以工作定義自己,而是為神而做,找到神給獨特生命的命定與價值! 「愛的尋求」每人都需要愛,在神完全的愛中,獲得滿足! [...]

淬煉──神帶我在「新店行道會」成長!──新店行道會 執行牧師 張秋芩牧師

〔文/陳思、攝影/鷹眼團隊〕 據說每一次成長,都伴隨著疼痛! 你有夢想,但你永遠不知神會將你帶向何方? 1984年的新店行道會,對小學三年級的秋芩來說,是個好玩的地方! 像童話般的白色教堂,門前有塊小小石碑,她和許多孩子,會順著石碑滑下,落在翠綠草坪上! 教會像家,她在這裡玩耍、交朋友,在這裡快樂成長! 我對信仰清晰起來是我在國三、朋友都升入高中的孤單中, 我忽然發現,生命中有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──上帝! 我的信仰是從做「招待」、「伴唱」的小小服事中──真正開始! 隨著長大,秋芩對上帝越來越火熱,讀東海大學時,她會每周坐著統聯,從台中回台北新店,領敬拜,帶小組! 帶領團契的不同牧者,也給她留下生命和服事的榜樣,她被挑旺和興起,數度對團契牧者表達:「我想去讀神學院,未來做傳道人,服事神!」 左四為秋芩牧師   1 1997年,一次敬拜讚美特會,有一首歌:「主我獻上生命給祢」,每一句歌詞都是我對神的禱告、傾訴! 我跪下去崩潰大哭,清楚知道上帝在呼召我,流著淚一遍遍對神說:「主我獻上生命給祢!」  24歲的張秋芩,回應牧師的徵召,果斷辭去還不錯的勞委會工作,加入全職服事。但等待她的,不是她想做的牧養,而是秘書──做表格、發通知,訂文件、放PP……秘書工作從基金會再到牧區! 工作繁忙、瑣碎,跟好朋友在不同牧區,讓年輕的她,倍覺孤獨,甚至有時會難過流淚! 一次,她哭過的隔天,主領敬拜,無論快歌、還是慢歌,她都用歌聲唱出自己對神的依靠、敬拜與感受。 主日結束後,一位會眾對她說,「我在你的服事中很被感動,從快歌起,我便一直流淚!」 我忽然瞭解,原來我軟弱之時,正是神調整我的時刻,讓我更多地仰望祂!上帝在我的難過中,帶下盼望、醫治,給我更深的信仰體悟! 這種體悟,延續至今,她主領的敬拜充滿恩膏,她用歌聲唱出對神的渴慕讚美,帶領會眾,同感上帝的美好、權能! 2005年,她考進華神,又在第二年去新加坡,讀SOT CHC。 到2007回教會做傳道人,她回想蒙召的1997,正好10年! 10年的載辛載歌──她曾痛苦、失落卻仍然忍耐、等候,那是上帝打磨她成為合用器皿的育成期!   2 讓秋芩非常感恩的,是在新店行道會長大! 老牧師張茂松,讓她看到牧者的風範──那種對神的認真、敬虔;對羊群的恩慈、捨身……他活出行道的生命,以慈善和服務社會讓福音具體化,在社會建立起基督徒的形象。 這不但讓秋芩有目標學習,更開啟了她對信仰、教會和福音社會化的進一步認識── 我的牧師讓我學到牧人的生命、教會的影響力;他帶著教會不斷走在時代前端。 從設立基金會的慈善事工,舉辦大型園遊會;到繞行城市的嘉年華遊行、聯網禱告會……這間教會創意十足,活潑熱情,它是Family,是堅持宣講「神的話、十架大能、聖靈」的教會,它始終走在神的心意中! [...]

我的不思議生命之旅

〔文/李筱琪牧師 ;攝影/林志虔、孔德麟〕 在認識神以前 美國的文化背景下,大部分人都非常早地開始工作。大約15歲時,我開始做褓姆,直到大學畢業。 工作可以讓我多賺一點現金,也幫助我培養好的責任感。但每當我需要幫助,父母永遠會伸出援手。 我認識先生光偉,是因為工作關係。我們曾在大學課堂裡見過一面,有朋友知道我在找工作,便介紹他的經理光偉給我,我們才正式相識。 認識光偉前,我曾去過教會,並決定把生命交給耶穌;認識光偉後,才和他一起在教會穩定成長。 我的生命也曾經歷過許多挑戰與掙扎,留下一些負面經驗,但年輕的我一直逃避著,偽裝都沒問題。 那時我內心沒有安全感,充滿恐懼、孤單、憤怒、迷茫,多種感覺混雜,常把我壓垮。 但上帝從沒放棄我這隻迷失羔羊,祂找到我,並把我帶回祂充滿慈愛的懷抱中。 當我回到神前,祂讓我看到祂的保護;幫我去面對不安全感和恐懼,挪走孤單、迷惘,重新給我方向。上帝給我力量與恩典,讓我知道如何真實地面對祂,相信上帝總是會把傷害變為祝福。 現在發現,反思過往,建造出好的態度與品格,讓我成為一個更負責的人;也幫助我學習謙卑與忠心;能夠去珍惜生命當中微小又美好的事;並能去幫助同樣狀況的人。 上帝讓我更加剛強,更有自信; 祂教導我關於祂的大能、祂的供應、祂的看顧。而我也以我在生命中的信仰領悟,成為我曾帶領青年人時的幫助! 全新的生活與挑戰 許多人好奇,我如何克服種種挑戰,和光偉一起回到台灣。 很簡單,雖然那時我還沒有很認識神,只知道祂非常美好,就單純相信祂會看顧;並且是光偉帶我回到神前,當神與他同行時,我就是跟隨。 上帝給我一個應許,光偉給我一個承諾,那是我所需,因此不需專注在「離開父母、從美回台、語言」等恐懼與困難中。 回台後,隔年3 月,我成為人妻,卻同時多了「師母」的頭銜──雖然我剛新婚、並且還是很「新」的基督徒。 但從來沒人給我壓力,讓我覺得自己需要去扮演「師母」的角色。新生活的挑戰主要在於個人跟生活方式的改變。 我自己個性比較內向安靜,很獨立,喜歡保有自我空間與隱私,但那時,一切都變了。 因著語言,我非常倚靠光偉跟其他人;當我出門時,光偉甚至害怕我會迷路。 當時我們住在教會,身旁每天許多人。我很享受旁人陪伴,卻不太能適應身旁太多人。 一次,我正在洗澡,有學生來敲浴室門,問我問題。這聽起來好笑,卻是那時真實情形,大家常常會上樓來找我們。 這對其他人可能很平常,但卻跟我以前生活相差太遠。 漸漸的,非常重視自我空間、時間與隱私的我,快受不了了。 上帝知道這一切,適時給我機會,跟光偉一起到新加坡城市豐收神學院學習。 神學院兩年,讓我重新得力,也學習如何適應、平衡忙碌的家庭與服事。之後,我越做越好!雖然仍面臨不同挑戰,但上帝給我的祝福、供應,遠超過我所面對的一切問題。 祂把我擺在一個非常奇妙的教會,在這邊,有非常棒的會友,非常好的服事團隊,有很棒的牧者成為我的榜樣。 神也為我預備好丈夫,他越來越知道如何經營家庭。 我知道還有許多東西需要學習,還有許多未知在前頭,但是上帝的看顧,這一切都將美好。   成為母親給我的感受 成為母親後,孩子給我諸多領受── 我非常愛兒童,他們是上帝所給的最好禮物。要盡一切力量去愛護、教養。 [...]

神使軟弱的變剛強──馬來西亞「卓越欣榮教會」郭珠玲牧師的意外人生!

〔文、攝影/陳 思;圖/郭珠玲牧師 提供〕 2015年3月,她是一位因先生猝逝、失魂落魄的悲傷師母。 看著先生留下的因建新堂、被打成廢墟的教堂建地,她不知所措; 對於教會未來,她更是茫然。 但是,5月的一場特會,她卻奇蹟似地,聽到講員張茂松牧師不斷傳達的一句話──「你當剛強壯膽」! 那是上帝在「約書亞記」中,數次對約書亞說的話。 她狐疑,「那是神在對我說話嗎?」摩西走了,約書亞要剛強壯膽;先生離世,她也要剛強壯膽! 她找到並不相識的張牧師夫婦。 在舉辦特會的Marina Island小島上,張師母──陳耀欽牧師,迎來了喪夫兩月、淚眼婆娑的翁師母。而兩位師母的相遇,竟帶出一位剛強的牧者,一間復興的教會,帶出這位傳道人極大的信心與異象!   改變,從聽見開始── 2019年9月,張茂松牧師和師母,飛抵馬來西亞,按立翁師母──郭珠玲傳道為牧師。 按牧典禮上,提到四年前的往事,郭牧師感慨萬千── 那時,牧師先生離世,她幾乎不知如何面對留下的一切──打成瓦礫、要重新裝潢的教堂,她想交給同工;對於教會各種事務,她不熟悉;對於往後的牧會、牧養,因缺乏信心,她茫然害怕。 連續三月,好友廖俊華牧師,幫忙支援講台,主禮聖餐等事宜…… 但Marina島上,張牧師問她的一句話:「這段時間,教會有沒有增長?」卻讓她豁然開啟, 是的,翁牧師走了,但教會人數仍在增加!神在Hold著這間教會! 牧人被擊打,羊群便分散!而帶領群羊到水草豐美之處,是一個傳道人的責任, 無論怎樣艱難、憂慮,她必須接下這一切! 郭牧師說:當年有兩件事,帶給她極大鼓舞: 一個是Marina 島「靈火繼焚燒」特會後,當周主日,她邀請和她一樣是師母、與她傾談甚深的陳耀欽牧師,來自己教會講道! 這位成熟的女牧師,以「全新的你」,鼓勵她和會眾: 張師母身上散發的樂觀、自信、寬廣、堅強, 帶著神的榮美,讓翁師母羨慕、也看到榜樣:「我可以像張師母一樣,也成為一個有能力的女牧者!」 另一個,是她害怕講道;害怕問題家庭;害怕有人過世她要主持追思。 可是奇妙的,竟然一年後、她越趨成熟時,上帝才讓她面對這些問題!   改變,在行動中堅立! 翁師母其實是成功的經營者! 在馬來西亞實兆遠,為配合翁牧師建立家庭教會的夢想,翁師母經營著人數眾多、名利雙收的兒童學校! 但為更好地牧會,她放下學校工作,呼召教會領袖來台灣學習! [...]

成為火種,燒一把屬靈的烈火! 在馬來西亞,看見火種傳遞!

〔文/陳思、圖/吳清貴牧師 、郭珠玲牧師 提供〕 曼絨小烈火── 馬來西亞曼絨實兆遠,是離首都吉隆坡4小時車程的偏遠小鎮。但去年,卓越欣榮教會曾舉辦「小烈火」特會,它以非凡的熱烈,做實「小烈火」之名! 來自各教會的弟兄姊妹,擠滿400餘人的會堂,更坐滿副堂,收看轉播! 從敬拜到禱告,欣榮教會完美複刻烈火特會的規格與風格,那種現代與熱情,令人驚訝。 會前所播放烈火影片,更和「烈火特會」做了有效連結!可見主辦單位欣榮教會和郭珠玲主任牧師之用心! 曼絨去年「小烈火」,是繼當年6月,從西馬新山─吉隆坡─馬六甲─到東馬古晉,巡迴舉辦的多場「小烈火」後,的又一場屬靈聖會。 烈火,在馬來西亞,已遍地燃燒,成燎原之勢!未來,馬來西亞「烈火特會」將正式開始! 讓「烈火」燃燒馬來西亞的第一顆火種──吳清貴牧師 但你知道嗎?這場烈火並不是一蹴即發,它已孵育10年。 若說張茂松牧師是一顆熱情的火種,點燃了台北的「烈火特會」,那麼馬來西亞芙蓉鄰恩復興教會的吳清貴牧師,則是被這火種點燃、並成為烈火的傳遞者! 十多年前,吳牧師參加新加坡牧者訓練,認識了張茂松牧師。他被這位富有熱情與感召力的牧者所吸引,進而邀請張牧師成為馬來西亞牧者培訓的講員。 從那時起,十餘年,吳牧師一直謙卑追隨張牧師。 讀他的書,常與這位屬靈長輩請教。每次張牧師來馬,即使不是去吳牧師教會,吳牧師也總是親自迎、送!極其敬重! 2015年,吳牧師連同馬來西亞其他牧者,推動「突破學校」,邀請張牧師傳講「講道學、領導力、團隊建造」,發掘老牧師的畢生經驗。 而甘做春泥秋雨、致力幫助有需要教會及傳道人的張牧師,也傾盡所有,扶持馬來西亞教會和牧者。 或許是本身的熱情,和對牧會之道的孜孜以求,十餘年的跟隨、學習,吳牧師成了另一顆被張牧師點燃的熱情火種。 他同樣充滿「陽光、飛鷹、使徒」的特質。而對神的火熱,更讓他積極推動能「轉變生命、神蹟無數」的「烈火特會」!不但帶領自己教會的會眾,連年來台灣參加;更介紹給馬來西亞眾宗派、眾教會,共赴這場每年在台灣的屬靈饗宴! 近幾年,「烈火特會」馬來西亞的報名人數逐年遞增,和吳清貴與眾人的相繼傳遞、推動有關! 時光推移,火種燃燒、火苗長大,漸漸的,馬來西亞「烈火特會」已孵育成形! 去年,馬來西亞各地已相繼舉辦小烈火! 今年,雖疫情阻隔,但無法阻斷弟兄姊妹追求信仰、經歷神、被靈火焚燒的渴望與熱情! 雖然遠隔他方,甚至散居家中,但線上的兩端,熊熊烈火依然,要穿透時空,燃燒和改變生命── 火種的傳遞者──郭珠玲牧師 而馬來西亞烈火另一個重要傳遞者,則是曼絨欣榮教會的翁師母──郭珠玲牧師。 本來,她與張牧師夫婦,只是當年實兆遠一個特會後的偶然相識,但翁師母深受張牧師特會講道中「約書亞,你要剛強壯膽」話語的鼓舞,讓正在「找路」的她,燃起希望,帶領同工來台灣參加當年的「烈火特會」,探詢教會復興之路。更帶領多位教會領袖,入學新店行道會「卓越領袖神學院」。而加盟行道會聯會,更將她的熱情與信心,完全建立起來;她全方位跟隨張茂松牧師學習,共同向著卓越的目標邁進! 在欣榮教會,你能隨處可見「新店行道會」和「烈火特會」的影子──明亮現代的教堂,掛著新店行道會「口甜‧臉甜‧心甜、健康‧行善‧宣教……」的標語;充滿信心的敬拜詩歌,熱情快樂的敬拜風格,讓熟悉新店行道會的人,彷彿踏入新店母堂,又彷彿親臨烈火現場! 而台上牧者與台下會眾的問好應答,「大家好嗎?」「好,很好,非常好!Oh Yeeh!」甚至比新店母會還要陽光、健康,充滿活力! 如果說,張茂松牧師是最早的那顆火種,將聖靈之火從韓國帶回台灣,在台灣,燃起一把屬靈的烈火;點燃、燒旺台灣甚至世界華人的屬靈生命。 那個內裡熱情、並願意傳遞火種的人,則是將它帶向四面八方,落地燃燒。 就像吳清貴牧師將它帶到馬來西亞,就像郭珠玲牧師帶到偏遠小鎮實兆遠,就像被帶去香港、紐西蘭…… 當你是一顆熱情燃燒的火種,必有一片荒原被你燒起,影響那地,成為挑旺跟隨神的──生命祝福! [...]

周湘雄牧師:點一把火到「嘉義活水教會」,那個關鍵人物、關鍵事

「神蹟禱告會」、「Radical青年特會」、「烈火特會」,甚至新店行道會舉辦的「牧者訓練營」,「IMPACT聖經事奉學院」……都看見他們的身影。 何以「嘉義活水貴格會」這麼熱情地一直跟隨新店行道會的腳步? 周湘雄牧師說:「因為活水教會的更新,就是從認識張茂松牧師和新店行道會開始!」 〔文/陳思、圖/周道揚牧師 提供〕 周湘雄牧師心中有一把火,是為了尋找教會復興之路── 1998年,周牧師帶著全家從台北到嘉義,接下「嘉義活水貴格會」主任牧師一職。 那時全教會不到100人,教會被六間大廟環繞,許多弟兄姊妹,彷彿是「換個神拜」的宗教信徒,主日氣氛像老電影,昏黃黯淡,暮氣沉沉! 連周牧師自己,也是暮氣沉沉的。 一方面,教會的停滯,讓他著急憂慮;另方面,原生家庭的問題,帶給他自卑的自我形象。讓他每次穿行小街,總是卑怯地低著頭,他自嘲:「唯一好處,是常能撿到錢!」 2003年,教會增長無多,本來想扎根嘉義、至死服事這間教會的周牧師,在服事的瓶頸中,萌生退意。 但畢竟心中藏著教會復興的夢想,藏著對教會和會眾的情感,他決心尋找道路、最後放手一搏! 那一年,他去訪韓聖會,在禱告山,邂逅張茂松牧師。張牧師和他談到純福音教會的興旺,談到趙鏞基牧師的恩膏和牧會經驗,邀他一起跟隨趙牧師學習教會成長的秘訣! 望著眼前這位華神學長、同輩牧者中的兄長,以前雖不十分熟稔,但知道張牧師的教會非常興旺,他忽然半開玩笑、半認真地對張牧師說:「趙牧師的教會太大了,我們做不到;我跟您學習比較實在!您的教會可以成為我們的目標!」 幾次赴韓中,周牧師和張牧師相談甚歡,張牧師推薦給他的書,他仔細閱讀;張牧師講的話,他仔細品味;他開始一篇篇地聽張牧師的講道,發現他說得真好── 「信仰不是沾醬油而是滷控肉」,「要會眾改變,首先牧者要改變!」「21世紀要宣講的,不是受苦的耶穌而是得勝的耶穌!」「會眾帶著問題來,要讓他們帶著盼望回去!」……周牧師深有領悟。 2007年,再一次赴韓,當時新店行道會正推行「神蹟連網禱告會」,雖要付費連網,周牧師說服了不同意見的教會領袖,堅決參加。 他說,「我渴盼連網禱告的氛圍,會讓我們看到其他教會禱告的火熱,看到上帝在禱告中彰顯大能!」 「這一參加,嘉義活水教會不一樣了!我們踏進聖靈的水流中,跟著新店行道會一起泅泳。教會開始不一樣!我開始不一樣!教會氛圍改變,會眾改變,以前禱告會冷冰冰,不到10人;連網後,湧入幾十人,現在已近200人!」 從連網禱告會開始,教會氣氛和會眾生命都大大翻轉,周牧師跟著張牧師宣講神十架的大能;宣講陽光、飛鷹、使徒的生命;宣講教會文化與生命健康的信息……他複製新店行道會的SLOGEN,掛上嘉義活水教會的會堂;擷取新店行道會的文化,為嘉義活水的DNA! 而隨著教會和牧者的改變,人,湧進來,人數開始增長! 周牧師也不再是「小雞」而是老鷹,不再是「栓在木棍上的大象(張牧師語)」,而是知道自己有從神而來的榮耀與力量! 他再不會低頭走路,而是昂頭挺胸,帶著異象,熱情出發! 他一直緊跟著張牧師和新店行道會! 新店行道會主辦或協辦的許多特會──「牧者訓練營會」、「Radical 青年特會」……他都親自、帶會眾、或讓年輕人參加:甚至將兒子道揚,送來新店行道會的「IMPACT聖經事奉學院」學習! 他說,「學習神學知識前,一定要來學習生命和事奉,以免被知識僵化了!」新店行道會所教席的,他喜歡,他信任! 圖右為周湘雄牧師的兒子周道揚牧師 大約四、五年前,他聽說行道會最重要國度事工「烈火特會」,他馬上在教會推動。 連續幾年,周牧師都帶著近百名弟兄姊妹參加烈火! 他說:「烈火」是「訪韓聖會」聖靈之火的接遞、延燒。在台灣就有一個這樣的特會,真好! 每年,烈火是「嘉義活水」必定參加的特會! 雖然南部弟兄姊妹要舟車勞頓;路費住宿要花上近萬元;還要克服找旅館、台北不認識路等風險,但烈火值得! [...]

從一個悖逆的 playboy 蛻變成大有信心的牧者
——聖谷行道會主任牧師 吳文朗牧師的故事

〔文/唐煒婷、攝影/TED〕 敬虔血脈的末端?遠離信仰的基四代 吳文朗牧師出身在基督教家族,曾外祖父既為廣東台山的基督徒,外祖母是當地有名的接生婆。 她對信仰的認真、敬虔為人所知,因此人們都稱呼她為「耶穌婆」! 她用自己的家接待信徒聚會,即便處在日軍戰鬥機恣意橫行的抗戰年代,禮拜一週一次,從未間斷。 她的子女延續這條信仰血脈——吳媽媽遷台後,在國語禮拜堂聚會、服事,火熱追求聖靈,後更就任中華福音神學院的校董,而吳文朗牧師的舅舅也蒙召成為傳道人。 在如此豐厚的屬靈氛圍下長大,吳文朗的心卻遲遲未領受耶穌的救恩。 頂著基督教家庭背景與建中高材生的光環,吳文朗被推選為團契主席;但沒人曉得他真實的信仰光景,直到他缺席的那天——拋下團契主席的職份與責任,吳文朗停止聚會,一離就離開上帝九年。 一個看似屬血氣的決定,背後卻藏著聖靈奇妙的動工! 離開教會的吳文朗過著玩世不恭、放蕩無羈的生活。大四時,三個來自美國舅舅教會的女生來台觀光,特別請他作嚮導;他哪兒不去,偏偏帶她們去參觀指南宮、大雄寶殿! 「吳文朗會信耶穌,太陽打西邊出來!」這是她們對他的評價。 退役前的某天,他悠閒地靠在部隊床鋪抽煙,倏地一個思想飛進腦海——你將來會作傳道人!嚇得他從床上跳起,急著甩掉這荒謬的意念。 儘管吳文朗遠遠地把耶穌拋諸腦後,但上帝的計畫卻持續進行…… 1978年,吳文朗準備赴美攻讀碩士,為了安定當時的基督徒女友——孟泓師母的心,他報名受洗。 臨近受洗池,他忽然激動莫名,更在受浸完跪著崩潰大哭,一股難以名狀的虧欠感從深處湧出——我遠離神的日子實在太久了!   走出營外,全然奉獻 帶著對聖靈極度的渴慕,吳文朗認真讀經、禱告;在美國第一個感恩節早晨,他獨自跪在十字架前,祈求聖靈充滿。 正當他一無所獲、沮喪地準備離開,空曠無人的會堂忽然傳來一句中文——「完全奉獻」,聲音清晰、不容置疑! 美國的屬靈經歷與信仰操練奠定吳文朗對主的堅定與信心;1983年,他毅然辭去台灣法國銀行優渥的工作,報名神學院,預備作全職傳道人。 畢業前夕,他婉拒多家台北教會的邀請,憑著上帝給他的經文:「走出營外,就了他去」,選擇落腳在安坑地區。 他從不欽羨上好肥美的良田,因他清楚知道——神,才是他選擇的依據! 在安坑山上社區美之城,這座被躲債人士、小三當作逃城的偏僻社區,他耐心耕耘;上帝也祝福這塊禾場,公車駛進社區後,住戶回流,教會人數短時間內大幅成長,更於1990年開拓分堂!   在停滯中看見方向 領受陽光聖谷異象 牧會路上,吳文朗牧師也遭遇到瓶頸與爭戰,妻子罹癌讓他幾乎無法事奉,但神卻將這場患難轉化成他服事上重要的轉捩點——趁著陪妻子到美國休養這段空窗,他進入富勒神學院,獲得新的裝備與眼界; 他開始明白——傳道人要有異象!尋求中,上帝讓他看見一個陽光灑落的明亮山谷,山谷兩側滿是高樓;他知道——這就是安坑,那是上帝要他去得著為業的地方! 此時美國有三間教會希望他去牧會,他再次拒絕,堅定回到神賜下的應許之地,合併安康與安和分堂為康和行道會,後更名「聖谷」。 從前他只順服神的帶領,現在他會確定異象,禱告中,他為自己的教會設立「陽光聖谷」的夢想。 以家庭、孩童為轉化的基點,積極與周邊學校合作,派遣故事媽媽進駐;在社區開設課後陪讀基地,提供弱勢家庭安親、學習資源。 儘管近年政策封殺各機構的校園事工,但聖谷憑藉實力與校園的友好關係,仍時常進班開課,維持一定的影響力。 學生事工的福音之種,近年來陸續回到教會,成為安坑新一代的祝福。 聖谷行道會以獨特的形象,貼心的服事,讓安坑百姓看見、記得! 上帝讓聖谷成為安坑地區的光、不能隱藏的城; [...]

Go to Top